国家队叶修

慢慢地想,默默地写。

【喻叶】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(上)

寒枝:

 


提问: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


 前几天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独感,最后得出的答案是:习惯了孤独,忘却了孤独,只把自己的孤独看作了理所应当。因此,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认为的最能引起你共鸣的描述,可以是自己的经历,也可以是你所看到过的文学作品,文艺作品等,小说、电影、动漫、绘画都可以。


 


马拓


11989人赞同了这个答案


 


想起一件事。


这事过去有几年了,当时我出警并处理了一起站厅里打架的纠纷。双方为两个男人。一个把另一个打了,一拳KO,被打的那男的流着鼻血报警。


随行人员中,两个男的各自带了个哥们。四人都是二十多岁。正是年轻,血气足的时候。我出警的时候还在想,四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居然没打起来造成恶性斗殴,简直是谢天谢地。


处理这种一般打架都要先问双方希望怎么解决,要么走法律程序,要么赔钱私了。双方态度还算明确,希望私了,不拖泥带水。


被打的兄台偷偷把我拽到一边:“警察同志,你说当时站厅那么多人,我在一群人中间被打了,已经够丢人的了,也不过是留个鼻血,再上纲上线的让人家赔我点钱,说出去就更丢人了。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伤,别的不麻烦,跟他说让他给我道个歉就行了。”


我当时心想,这哥们上道,好通透而且好高风亮节啊,我们警察同志就喜欢这种通情达理的。我本来为这事出警心里还还有点抱怨,他这一说,我都差点跳起来跟他击掌了。然后我问:“你们这是因为什么事儿打起来的呀?”


兄台揉着鼻子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
Are U kidding me?现在这年轻小伙子都这么玩了吗?


他可能也是见了我一脸问号的表情,然后用一种倍儿诚恳倍儿认真的态度告诉我,他和哥们正在站厅里走,他忽然感觉背后被人一戳,一扭头就挨了一拳。


当然就是那位打人的男人的杰作。


没伏笔,没预兆,连声吆喝都没有。


真是干脆利落,爽快极了。


我又问他哥们,他哥们也是这样说。


我略微懵逼。心想着要不然就是这两人说假话,要不然就是遇见神经病了。


于是赶紧去找对方。


另一个屋里,打人的男人和同伴坐在一起。


凡事讲究个察言观色,我心里揣着疑问,因此一进屋就将那两人上下打量了个遍。打人的男人看着……哎,怎么说呢,我一个男人,找不出那么好听的词形容这男人的长相,只是直觉看起来这男的就不像个能打人的样子,坐在那文文雅雅的,长了双老人形容的桃花眼,笑起来肯定很好看,一看就是会受姑娘欢迎的那种。


我再仔细看两眼,竟然还觉得有点眼熟。


可是脑子过几遍,又觉得好像是没见过这么个明星。


他穿了个白衬衫,袖口挽到手肘,下身是牛仔裤板鞋,我进去的时候见他正托着下巴沉思,有点像大学老师那股劲儿。为了方便,我决定就叫他大学老师吧。


看着挺好说话的样子,我心想也别为难人家了,于是好声好气的问他为什么打人。


可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只淡淡地语速不快不慢地说了一句:“没为什么,看他不爽。”


我心想,这老师看着温和,脾气还挺大,于是劝了一句,“……跟对方道个歉吧然后你们各走各的都别耽误时间。”


他坐直了身子,皱了一下眉,“赔钱可以,道歉不道。”


我看他这个样子就不再问了,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有事。


我把他的同伴叫出来。他的同伴看起来更白些,近乎是有点苍白了。两人差不多高,这人看起来就带了一点懒洋洋的气质,刚才坐着的时候就坐不直,看什么都不太在意的一副样子,长得却蛮好。他一出来就摸了摸裤子口袋,看口袋形状明显是盒烟,看起来大概是长期烟民,有点犯烟瘾了。他摸烟,我就顺着看见了他的手。怎么说呢,我见过更好看的人,却没见过一个男的,长了双这么好看的手。为了方便,我就叫他烟民吧。


我愣一下,然后心想,这可费劲了,这位看起来像个刺头。于是我严肃而不失温和地让他讲出事实,以便快速地解决问题。


没想到这个男人也摇头,大概是长期抽烟,他带了点烟嗓,“我也什么都没看见,当时我们俩并肩走着,忽然他就过去给了那男的一拳。后来问为什么他就说看他不爽……”他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“警察同志,文州,啊,就是那个打人的,他平时不这样,脾气挺好的。”


我想了想,问了一句,“他精神正常吗?”


“警察同志,你什么意思啊?人身攻击啊?”这人眼一挑,有点儿不高兴。


我再三确认后,基本上能做出以下结论:大学老师精神正常,之前和被揍的男人也并不认识更谈不上结仇。那一拳突如其来,谜之动机。


我和他谈完就去旁边的房间,和被打的那个说了一下这事。


被打者听到大学老师这个反应后很不爽:“不道歉光赔钱?这不是装逼吗?这有诚意吗?我要十万,他给吗?”


句句在理,我无言以对。我刚想再去那边做工作,就见烟民手指里夹了根烟——看起来我刚进门他就把烟点起来了,推门进来,很明显是听到了被打这男的话。他嘴唇一掀,不管是笑还是那个语调都很嘲讽“哦,既然如此我给你一百万再让我打九次啊。”


这话一说,那个被打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,别说那个被打的了,我都听着挺别扭。我赶紧拦着人,把这个烟民给拉出去教育,“你怎么回事?这事还不解决了是吧?火上浇油?本来你那个同伴打人就不对你还在这搓火。”


烟民见我在他跟前说话,就把烟给掐了,我一看,心想这人还挺懂礼貌。他本来拉着脸挺不愿意,听到我说他同伴打人不对就多少有点心虚,摸了摸鼻子,特别认真的和我说:“他打人是不对,但别人就不能在我眼前说他。”


我瞪了他一眼,不想再纠缠,只能再去做大学老师的工作。


但俩钟头下来,事情没有任何进展。当时已经是夜里了,我搞了小半天这事,实在有点儿烦躁,既然是双方达不成和解,那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,谁动手打人处理谁,no zuo no die啊。于是我叫同事调取了监控,想看看当时他们是怎么发生的冲突。


还好监控录得比较全,从录像里能够看到大学老师和烟民在站厅里走,对方俩男的打对面过。烟民当时在玩手机,横屏过来,看起来正打游戏打得来劲,手速起飞。大学老师手微微虚环着他,大概是怕别人撞到专心玩手机的烟民。忽然烟民不知道是打游戏赢了还是怎么了,他忽然一抬头,冲着大学老师笑了一下,又低下头去。


好家伙,我对这人第一印象也就是看起来长得还行,没想到一笑起来还真是好看。其实也就一两秒,可是那种好看,隔着这种号称照人最丑的摄像头都准确的传到了我眼睛里。那是真好看。


对方挨打的那个男的正好在这俩人前面回身给看见了,他盯着看了烟民好几秒,然后冲着同伴在胸前做了一个有点儿下流的手势,这些被大学老师看见,然后他想也不想,追过去给了那男的狠狠一拳。


短短一分钟的视频我看了十几遍。然后我坐在值班室回想着这几个人的一切,半天回不来神。


我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直觉,虽然这直觉很细微,但冒出来后却在我脑海里搅起了大风大浪。


有些事情只有眼见才敢为实。


我把大学老师叫进屋里,让他看视频。


他看完了,我问他:“他知道吗?”


他忽然有点警惕的盯着我,说不知道。


我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有敌意,放轻了语气说:“也不准备告诉他?”


他说:“对。”


他面无表情,波澜不惊,说话的语调却因为我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,看得出来,他平时确实是烟民口中那个脾气好有修养的样子。


说实话,这一刻的我确实有点好奇,而且这种好奇甚至超越了事情本身。想了半天,我又问他:“他知道吗?”


问完这句我心脏真是怦怦在跳。毕竟我也怕冒犯到人家。


他听我问,慢慢笑了一下,说了句:“不知道。”


“你们认识有几年了?”


“快要十年了,是朋友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“天天在一起玩?”


他摇摇头,不知道为什么,看了看自己的手,然后说:“聚少离多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心里还有一大堆疑问却都堵在嘴边说不出来。


不得不说,如果真相如我所想,那真的挺震撼我。


但有些事情没必要弄得那么清楚。既然可能有秘密,那就需要守护。我不能做这个没规矩的打破者。


而且万一是我想多了呢。


我俩坐着半天没有话题。当时已经是深夜了,窗外哪怕飘进来一点儿风吹草动都特别刺耳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却鼓噪不停。


“不过他现在有女朋友了。”


愣了几秒,他微微一低头,忽然说了这么一句。声音很小,却格外清楚。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
我觉得,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的最孤独的话吧。


写到这里心情有点乱,碍于当事人和自己文笔的拙略就不表达了,就这样。至于这件事的后续,算是圆满解决了,具体不表。


只记得最后烟民还在走廊里叨叨了他了一句,话音比他平时说话稍微高了点,有点抱怨,一边抱怨一边拿起他手来左右看,“真服了你了,好端端的没事打人干嘛啊,还嫌不够手残。”


Tbc


 


在撸否之前看过别的cp改写过这篇。原题来自知乎——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。


原文在这——知乎-你所见过的


我算是改文吧,恶搞的最近写了很多,而且好久没写喻叶了,手痒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8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