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队叶修

慢慢地想,默默地写。

众生平等

菠萝帮帮主:

你描绘自己,给自己立象,你是一个人,有一颗佛的心,魔的手脚。


乘雀台:



七岁时,你那时能看见死神。死神站在田埂上,你想让他带你走。你看起来很有趣,你对死神说。你对什么都好奇,哪怕是黑暗。黑暗中有鬼,有灯,有芦苇,有无穷的故事。但是死神不肯,死神抚摸你的头顶,然后将你一把推到田埂下,小鬼,你挡住我的路了。你骨碌滚到一个泥凼里,滚了一身泥,你觉得死亡真坏啊,你怕脏,你怕被父母叱责,于是你跑到河水中将自己洗干净,河水也不是那么清澈,他洗清你心中死神的黑影也要很长时间,你洗到十七岁。




十七岁时,你明白了很多道理,以前好奇的东西不再神秘,但是死亡是不同的,他永远神秘永远美丽永远自由。你想获得自由,你尝试追逐他接近他,像抒写一则浪漫的诗歌。人世太多苦难,你用年轻而稚嫩的眼睛思考这个世界,一条流浪狗在路上走,行动滞缓一点,漆黑的眼睛多看你一眼,你觉得它可怜,你承受不住自己生出的巨大慈悲,你寸步难行又面目冷漠匆匆走过。你描绘自己,给自己立像,你是一个人,有一颗佛的心,魔的手脚。你坐在公园的凳子上观察人,一个老人闭着眼睛晒太阳,他苍老脸上的斑纹也让你难过。人还活着,但是已经长出来尸斑,散发出奇特的味道,那是腐朽的味道。我应该趁着未长出斑纹之前就死去,你一边想一边绸缪如何死去,就在一百万种对于死去的冥想中,你不知不觉走到了二十七岁的门口。




二十七岁时,你不再那么勇敢决绝。你知道死亡是一件珍贵的馈赠,它必然要你付出痛苦和难堪的代价。你还拥有虚荣,于是你选择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活着,反反复复颠三倒四。如果你最终得到一个或者绝望或者完美的答案,你也就像是完成了使命的英雄,背负着血和结局去往人间之外的世界。




你结束使命花了很多年,三十七岁的某一天,你从悬崖上跳下去,最后来到云层之中。云层里很是拥挤,到处都是神。你问引导你进入天国之门的死神,那些神为什么整日徘徊在云端边缘?很危险,他们要掉下去了。你害怕高度和堕落。但死神说,他们是在准备跳崖自杀,去往另外的世界,也就是人间,从而获得新生。




自杀?他们的方向不是人间吗?




是啊,人间就是他们的天国。




我现在是在天国吗,难道我没死吗?




没错,你死了,你将成为神,然后再次站到那边的云层上去。




然后,又回到人间?




再从人间回到这里。




这样的生命有什么意义?你问死神。




这不就是你和他们一直在找寻的答案吗?死神看着你,你觉得他还是坏。




你从那些自杀者身边经过,他们怜悯地看着你,你突然笑了。盛大圣洁的音乐在那一刻降临,你成为了新的神。


评论

热度(202)

  1. 国家队叶修菠萝帮帮主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菠萝帮帮主乘雀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你描绘自己,给自己立象,你是一个人,有一颗佛的心,魔的手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