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鱼

慢慢地想,默默地写。

加油


冰糖葫芦:

微博原作者链接: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71221775674139


来自一个ABO中毒患者的安利👌🏻

江湖再见

小生二先:

曲终人未散,镇魂与你誓相见。
站在这盛会的终点,回首皆是情怀。
我本一江湖说书匠,四处云游,心情好了下酒馆说上三天三夜,忧愁来了便去南山痛饮一番。
听闻优山有一盛会,名为镇魂,规模盛大,但凡入会之人皆乐不思蜀。与挚友相约,欣然前往,愿能一观,他日与外人道之。
初见巍澜,惊鸿一瞥,乱人心曲。
忘乎喜忧,我情不自禁地踏入这盛会。
盛会主题本关乎龙阳之事,因规避朝廷便更改为兄弟情深。现在想来,若不是兄弟情,或许不会被众人如此追捧。镇魂为首二人,一沈巍,一赵云澜;一情深万年,一自以为攻。饰演者一居劳斯,一北宇哥哥;一慢热内敛,一活泼好动。特调处他人,万年老猫大庆爷,胆小单纯小锅巴,宗师硬汉楚恕之(楚淑芝),单身高冷祝红姐,汪徵桑赞组cp等等。
众人皆爱之,官方冠名将爱其之人封名为镇魂女孩。官方划船不用桨,女孩求生异常强。
江湖有一别楼,名为微博,主要以好看的图片配上奇妙的文字(俗称表情包)而闻名天下。因其使用人数之广,楼主想了个办法,开始张贴榜单,正如当年琅琊榜张贴的榜单那样。其中一个榜单的排序表示民众的关注热度,最为众人熟知。经常有人花钱买榜单的排位,只求博得大众的视线。
镇魂的话本肯定会有很多人以很多形式与大家言说。而小生今日要跟大家讲的,却是这盛会,还有这镇魂女孩。
这镇魂女孩来自江湖中各门各派,本都是互不相干的主,相安无事的在各自的圈子内热爱自己的事情,很多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在江湖中,流传着她们不同版本的传闻,却很少见到其人。
然,镇魂开场。
最开始,镇魂只是一个很小的圈子。可,少有路过的人不会驻足。这些第一批镇魂女孩们看过戏后,开始向身边人卖安利(推荐)。
“你知道嘛,周三优山上有部戏,主角特别厉害,眼睛会说话呐!”
“他们表现出来的正是赵云澜本澜和沈巍本巍啊!”
“那个帅帅痞痞的超让人心动诶!”
“诶?那个人不是之前演过其他戏嘛?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一个人啊。”
几天后的周三,优山上布满了看戏的人,众人手中攥满了表情包。带曲终,镇魂女孩们疯狂挥洒表情包,偶尔有一两个被北宇哥哥察觉,北宇哥哥兴奋地拿给居劳斯看,居劳斯一脸嫌弃,语气却极度温柔:“你走开。”
这一幕被镇魂官方看到,便写成话本,再传入无数镇魂女孩的耳中。
戏一直在播出,来看戏的人越来越多。微博的榜首无数次被“镇魂”这个名字占领,让镇魂女孩之外的人在意起来。商家们看到了商机,便在优山附近驻扎。这普普通通的一场戏,也由此演变成绵延千里的盛会。
这镇魂女孩也从最初的一小撮人,以燎原之势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群体。
这个优秀的群体收纳了无数传说中才会存在的神级人物,各位神仙下凡,纷纷现身。他们原本都是不相干的人,但因为镇魂,而驻扎在优山山下。有的是画匠,能点出人物的灵魂;有的是诗人,能写出年华的纯真;有的是剪刀手,能拼出有趣的故事,有的是琴师,能奏出悦耳的华章。更有显微镜女孩,从缝隙中抠糖,分给大家。太多太多不知从何说起。总之,你能想到的职业中的顶级,这里都有。
大家都是热爱同样的戏,虽然有不同的爱好却有着共同的话题。镇魂女孩们彼此尊重,彼此交融,有糖大家分,有梦大家做。一呼而百应,每一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,每一个人却也保留了自己的独特性。她们都在为了镇魂而付出自己的力量,以自己的所能发光发热。
她们即使年岁不同,地域不同,也能因为一幅图而一起捧腹大笑,也能因为一句话而潸然泪下抱头痛哭。
其间众人创造了无数只属于镇魂的词汇:芒果毛猴椰子汁,还行可以嗯确实。巍巍屈屈,面面……
众人也经历了多次爬墙,有的甚至趴在墙头就不动弹了。还有的依然在做圆规女孩(一脚在原来的圈子里,另一只脚踏入镇魂当中)。
我们深陷名为镇魂的蜜糖,甜到心慌。
这样的集体,曾经的同窗少年都不一定能做到,但她们,镇魂女孩做到了。
我很荣幸,被冠以镇魂女孩的名字。能与她们相识齐肩,三生有幸。
如果将最初的镇魂女孩比喻为一滴水,那么现在的镇魂女孩便是海啸。这股海啸跟随居劳斯和北宇哥哥,每周三挥挥手就能上微博的榜首,只要居劳斯或者北宇哥哥出现的地方,工作人员都会被海啸拍得焦头烂额,因为海啸的来临经常会带给他们别样的惊吓。
比如微博,经常被海啸冲垮,微博哥哥日干夜干才修好的别楼,经常会因为镇魂女孩的光临而冲垮,镇魂女孩们对此表示又心疼又好笑,并且表示居劳斯和北宇哥哥代言的水溶c和汉堡(当朝最流行的饮料和食物)小哥哥随便吃,加油干,我们错了,下一次还敢。
比如某直播,北宇哥哥被迫上线八次才能跟镇魂女孩们顺畅的沟通。
镇魂女孩其中任意一个人,要做这样的事不可能这样轻而易举,甚至有可能比登天还难,可镇魂女孩不是一个人的名字。
但这样的惊天之势也遭到了其他人的妒忌,镇魂女孩们称他们为黑子。这群人话语间毫无逻辑却努力地带节奏,想要抹黑镇魂女孩们的所爱
可镇魂女孩也不是好惹的。抹黑,他们还差点人数。
不过也因此,镇魂女孩们意识到了别的势力的存在,别的居心叵测的势力。她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却还是要被其他的势力嫉妒甚至攻击。这也许就是人心险恶的真实写照把。
因为朝廷律法禁断袖戏,镇魂一度带有镣铐走在百尺高的蛛丝上。镇魂女孩们不禁为其揪心,甚至相互告知千万不要再上榜首,否则会被其他人盯上。
镇魂女孩们为了她们所爱,努力地克制自己,不要去微博,不要上榜首,最重要的,不要站真人cp。可一部分镇魂女孩的说法让其他人感到一些解脱。她们并不是想要看居劳斯被被北宇哥哥谈恋爱,她们只是想他俩像相声一样打架(郭德纲和于谦那样。)
而她们所爱的那些人,站在百尺高的蛛丝上,为了回应她们的爱,戴着镣铐翩翩起舞。
下面的人即揪心又热爱,即疯狂又低调,矛盾得不行。
而我,有幸成为他们的一员,看我所热爱的那些人们,在空中起舞。
不知道为何,眼睛一热,撕心裂肺地哭起来,好在声音淹没在周围人的尖叫中。众人也因关注居劳斯和北宇哥哥而没注意到我,让我可以放肆地嚎啕。
我们只是爱上了我们所爱,为什么会如此痛苦。
因为要离别么?
因为不长久么?
因为不会再有了么?
今日,镇魂这部戏就要结束了。真的结束了,或许这场盛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也持续不了多久了吧。之后大家爬回各自的圈子,想个在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地方,继续岁月静好。镇魂女孩们亲手创造出了一个时代,一个侠肝义胆的江湖。或许,此刻叫大家镇魂女侠更为贴切吧。
站在这盛会的终点,回首满脸泪痕。
我们都在这盛会中收获了太多,感谢所有为我们提供过欢笑的镇魂女孩们,我对你们的爱无法用匮乏的话语来描述。大概只有这一颗真心,如果你们愿意,就拿去。
曲终人散,自此一别,江湖再见。

众生平等

菠萝帮帮主:

你描绘自己,给自己立象,你是一个人,有一颗佛的心,魔的手脚。


乘雀台:



七岁时,你那时能看见死神。死神站在田埂上,你想让他带你走。你看起来很有趣,你对死神说。你对什么都好奇,哪怕是黑暗。黑暗中有鬼,有灯,有芦苇,有无穷的故事。但是死神不肯,死神抚摸你的头顶,然后将你一把推到田埂下,小鬼,你挡住我的路了。你骨碌滚到一个泥凼里,滚了一身泥,你觉得死亡真坏啊,你怕脏,你怕被父母叱责,于是你跑到河水中将自己洗干净,河水也不是那么清澈,他洗清你心中死神的黑影也要很长时间,你洗到十七岁。




十七岁时,你明白了很多道理,以前好奇的东西不再神秘,但是死亡是不同的,他永远神秘永远美丽永远自由。你想获得自由,你尝试追逐他接近他,像抒写一则浪漫的诗歌。人世太多苦难,你用年轻而稚嫩的眼睛思考这个世界,一条流浪狗在路上走,行动滞缓一点,漆黑的眼睛多看你一眼,你觉得它可怜,你承受不住自己生出的巨大慈悲,你寸步难行又面目冷漠匆匆走过。你描绘自己,给自己立像,你是一个人,有一颗佛的心,魔的手脚。你坐在公园的凳子上观察人,一个老人闭着眼睛晒太阳,他苍老脸上的斑纹也让你难过。人还活着,但是已经长出来尸斑,散发出奇特的味道,那是腐朽的味道。我应该趁着未长出斑纹之前就死去,你一边想一边绸缪如何死去,就在一百万种对于死去的冥想中,你不知不觉走到了二十七岁的门口。




二十七岁时,你不再那么勇敢决绝。你知道死亡是一件珍贵的馈赠,它必然要你付出痛苦和难堪的代价。你还拥有虚荣,于是你选择思考我们为什么要活着,反反复复颠三倒四。如果你最终得到一个或者绝望或者完美的答案,你也就像是完成了使命的英雄,背负着血和结局去往人间之外的世界。




你结束使命花了很多年,三十七岁的某一天,你从悬崖上跳下去,最后来到云层之中。云层里很是拥挤,到处都是神。你问引导你进入天国之门的死神,那些神为什么整日徘徊在云端边缘?很危险,他们要掉下去了。你害怕高度和堕落。但死神说,他们是在准备跳崖自杀,去往另外的世界,也就是人间,从而获得新生。




自杀?他们的方向不是人间吗?




是啊,人间就是他们的天国。




我现在是在天国吗,难道我没死吗?




没错,你死了,你将成为神,然后再次站到那边的云层上去。




然后,又回到人间?




再从人间回到这里。




这样的生命有什么意义?你问死神。




这不就是你和他们一直在找寻的答案吗?死神看着你,你觉得他还是坏。




你从那些自杀者身边经过,他们怜悯地看着你,你突然笑了。盛大圣洁的音乐在那一刻降临,你成为了新的神。


  我坐在车里,橘红色的天空一帧一帧地在我眼前飞过,明天,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考试了,我还没准备好,就像早晨同学们在黑板上的请假书,没预料的被拒绝了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天边的云变成了蓝色,像是眼睛瞳孔的颜色。车开得很快,风从车窗里灌进来,音乐大声地唱着,让人有一种自由感。车窗外,远处的天空被一栋栋高楼隔断,大片的白云在光地照耀下,有着间与深蓝和金黄之间的颜色,街边的水坑里倒映出她的模样,路过广场,大群的人在这里跳广场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座沉旧的,即将被年轻人遗弃的,矛盾的充满了活力的城市。

  

  

Alex:

昨天一激动忘了转,感谢这个分享。

BungApatma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pSKmwlvhDxSuT0CCI_uODg


  "......话说回来,的确,越是被消声,就越是要发声。当营销和炒作建构起刻板印象而遮蔽普通人的生活时,要靠发声来反对刻板印象;当庞大的社会机器开动起来要把酷儿群体抹去——从而也是试图把所有这些暴力、不平等和社会的结构性问题抹去——就更要发声!"


 @Alex 分享给您,也分享给其他朋友。

【喻叶】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(上)

寒枝:

 


提问: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


 前几天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很好地描述孤独感,最后得出的答案是:习惯了孤独,忘却了孤独,只把自己的孤独看作了理所应当。因此,我希望能有其他人分享一下你所认为的最能引起你共鸣的描述,可以是自己的经历,也可以是你所看到过的文学作品,文艺作品等,小说、电影、动漫、绘画都可以。


 


马拓


11989人赞同了这个答案


 


想起一件事。


这事过去有几年了,当时我出警并处理了一起站厅里打架的纠纷。双方为两个男人。一个把另一个打了,一拳KO,被打的那男的流着鼻血报警。


随行人员中,两个男的各自带了个哥们。四人都是二十多岁。正是年轻,血气足的时候。我出警的时候还在想,四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居然没打起来造成恶性斗殴,简直是谢天谢地。


处理这种一般打架都要先问双方希望怎么解决,要么走法律程序,要么赔钱私了。双方态度还算明确,希望私了,不拖泥带水。


被打的兄台偷偷把我拽到一边:“警察同志,你说当时站厅那么多人,我在一群人中间被打了,已经够丢人的了,也不过是留个鼻血,再上纲上线的让人家赔我点钱,说出去就更丢人了。好在也不是什么大伤,别的不麻烦,跟他说让他给我道个歉就行了。”


我当时心想,这哥们上道,好通透而且好高风亮节啊,我们警察同志就喜欢这种通情达理的。我本来为这事出警心里还还有点抱怨,他这一说,我都差点跳起来跟他击掌了。然后我问:“你们这是因为什么事儿打起来的呀?”


兄台揉着鼻子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
Are U kidding me?现在这年轻小伙子都这么玩了吗?


他可能也是见了我一脸问号的表情,然后用一种倍儿诚恳倍儿认真的态度告诉我,他和哥们正在站厅里走,他忽然感觉背后被人一戳,一扭头就挨了一拳。


当然就是那位打人的男人的杰作。


没伏笔,没预兆,连声吆喝都没有。


真是干脆利落,爽快极了。


我又问他哥们,他哥们也是这样说。


我略微懵逼。心想着要不然就是这两人说假话,要不然就是遇见神经病了。


于是赶紧去找对方。


另一个屋里,打人的男人和同伴坐在一起。


凡事讲究个察言观色,我心里揣着疑问,因此一进屋就将那两人上下打量了个遍。打人的男人看着……哎,怎么说呢,我一个男人,找不出那么好听的词形容这男人的长相,只是直觉看起来这男的就不像个能打人的样子,坐在那文文雅雅的,长了双老人形容的桃花眼,笑起来肯定很好看,一看就是会受姑娘欢迎的那种。


我再仔细看两眼,竟然还觉得有点眼熟。


可是脑子过几遍,又觉得好像是没见过这么个明星。


他穿了个白衬衫,袖口挽到手肘,下身是牛仔裤板鞋,我进去的时候见他正托着下巴沉思,有点像大学老师那股劲儿。为了方便,我决定就叫他大学老师吧。


看着挺好说话的样子,我心想也别为难人家了,于是好声好气的问他为什么打人。


可他抬头看了我一眼,只淡淡地语速不快不慢地说了一句:“没为什么,看他不爽。”


我心想,这老师看着温和,脾气还挺大,于是劝了一句,“……跟对方道个歉吧然后你们各走各的都别耽误时间。”


他坐直了身子,皱了一下眉,“赔钱可以,道歉不道。”


我看他这个样子就不再问了,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有事。


我把他的同伴叫出来。他的同伴看起来更白些,近乎是有点苍白了。两人差不多高,这人看起来就带了一点懒洋洋的气质,刚才坐着的时候就坐不直,看什么都不太在意的一副样子,长得却蛮好。他一出来就摸了摸裤子口袋,看口袋形状明显是盒烟,看起来大概是长期烟民,有点犯烟瘾了。他摸烟,我就顺着看见了他的手。怎么说呢,我见过更好看的人,却没见过一个男的,长了双这么好看的手。为了方便,我就叫他烟民吧。


我愣一下,然后心想,这可费劲了,这位看起来像个刺头。于是我严肃而不失温和地让他讲出事实,以便快速地解决问题。


没想到这个男人也摇头,大概是长期抽烟,他带了点烟嗓,“我也什么都没看见,当时我们俩并肩走着,忽然他就过去给了那男的一拳。后来问为什么他就说看他不爽……”他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“警察同志,文州,啊,就是那个打人的,他平时不这样,脾气挺好的。”


我想了想,问了一句,“他精神正常吗?”


“警察同志,你什么意思啊?人身攻击啊?”这人眼一挑,有点儿不高兴。


我再三确认后,基本上能做出以下结论:大学老师精神正常,之前和被揍的男人也并不认识更谈不上结仇。那一拳突如其来,谜之动机。


我和他谈完就去旁边的房间,和被打的那个说了一下这事。


被打者听到大学老师这个反应后很不爽:“不道歉光赔钱?这不是装逼吗?这有诚意吗?我要十万,他给吗?”


句句在理,我无言以对。我刚想再去那边做工作,就见烟民手指里夹了根烟——看起来我刚进门他就把烟点起来了,推门进来,很明显是听到了被打这男的话。他嘴唇一掀,不管是笑还是那个语调都很嘲讽“哦,既然如此我给你一百万再让我打九次啊。”


这话一说,那个被打的一下子就站起来了,别说那个被打的了,我都听着挺别扭。我赶紧拦着人,把这个烟民给拉出去教育,“你怎么回事?这事还不解决了是吧?火上浇油?本来你那个同伴打人就不对你还在这搓火。”


烟民见我在他跟前说话,就把烟给掐了,我一看,心想这人还挺懂礼貌。他本来拉着脸挺不愿意,听到我说他同伴打人不对就多少有点心虚,摸了摸鼻子,特别认真的和我说:“他打人是不对,但别人就不能在我眼前说他。”


我瞪了他一眼,不想再纠缠,只能再去做大学老师的工作。


但俩钟头下来,事情没有任何进展。当时已经是夜里了,我搞了小半天这事,实在有点儿烦躁,既然是双方达不成和解,那我只能走法律程序了,谁动手打人处理谁,no zuo no die啊。于是我叫同事调取了监控,想看看当时他们是怎么发生的冲突。


还好监控录得比较全,从录像里能够看到大学老师和烟民在站厅里走,对方俩男的打对面过。烟民当时在玩手机,横屏过来,看起来正打游戏打得来劲,手速起飞。大学老师手微微虚环着他,大概是怕别人撞到专心玩手机的烟民。忽然烟民不知道是打游戏赢了还是怎么了,他忽然一抬头,冲着大学老师笑了一下,又低下头去。


好家伙,我对这人第一印象也就是看起来长得还行,没想到一笑起来还真是好看。其实也就一两秒,可是那种好看,隔着这种号称照人最丑的摄像头都准确的传到了我眼睛里。那是真好看。


对方挨打的那个男的正好在这俩人前面回身给看见了,他盯着看了烟民好几秒,然后冲着同伴在胸前做了一个有点儿下流的手势,这些被大学老师看见,然后他想也不想,追过去给了那男的狠狠一拳。


短短一分钟的视频我看了十几遍。然后我坐在值班室回想着这几个人的一切,半天回不来神。


我有一种不可言状的直觉,虽然这直觉很细微,但冒出来后却在我脑海里搅起了大风大浪。


有些事情只有眼见才敢为实。


我把大学老师叫进屋里,让他看视频。


他看完了,我问他:“他知道吗?”


他忽然有点警惕的盯着我,说不知道。


我摆摆手,示意自己没有敌意,放轻了语气说:“也不准备告诉他?”


他说:“对。”


他面无表情,波澜不惊,说话的语调却因为我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,看得出来,他平时确实是烟民口中那个脾气好有修养的样子。


说实话,这一刻的我确实有点好奇,而且这种好奇甚至超越了事情本身。想了半天,我又问他:“他知道吗?”


问完这句我心脏真是怦怦在跳。毕竟我也怕冒犯到人家。


他听我问,慢慢笑了一下,说了句:“不知道。”


“你们认识有几年了?”


“快要十年了,是朋友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“天天在一起玩?”


他摇摇头,不知道为什么,看了看自己的手,然后说:“聚少离多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心里还有一大堆疑问却都堵在嘴边说不出来。


不得不说,如果真相如我所想,那真的挺震撼我。


但有些事情没必要弄得那么清楚。既然可能有秘密,那就需要守护。我不能做这个没规矩的打破者。


而且万一是我想多了呢。


我俩坐着半天没有话题。当时已经是深夜了,窗外哪怕飘进来一点儿风吹草动都特别刺耳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却鼓噪不停。


“不过他现在有女朋友了。”


愣了几秒,他微微一低头,忽然说了这么一句。声音很小,却格外清楚。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
我觉得,这是迄今为止我听到的最孤独的话吧。


写到这里心情有点乱,碍于当事人和自己文笔的拙略就不表达了,就这样。至于这件事的后续,算是圆满解决了,具体不表。


只记得最后烟民还在走廊里叨叨了他了一句,话音比他平时说话稍微高了点,有点抱怨,一边抱怨一边拿起他手来左右看,“真服了你了,好端端的没事打人干嘛啊,还嫌不够手残。”


Tbc


 


在撸否之前看过别的cp改写过这篇。原题来自知乎——关于孤独,什么样的描述能够引起你的共鸣。


原文在这——知乎-你所见过的


我算是改文吧,恶搞的最近写了很多,而且好久没写喻叶了,手痒。


 



【资源分享】 《王牌特工:特工学院》

serenity:

由于  合集  里面电影数量太多,经常有筒子看漏我的目录(捂脸,然后私信问我要里面的资源,所以干脆重新按顺序散着发一次。


《王牌特工:特工学院》


之前找的资源是中韩字幕的,这次换了一版,中英字幕


黄金圈还没找到


链接见评论



上一发CP tag,有问题的话评论讲,即改

【求助】求问官方出本子小白真名了吗?

琹璺:

求助,问题如上,女生宿舍只知道学人精和学婊真名,有人知道官方出本子小白真名了吗?😂😂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