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队叶修

慢慢地想,默默地写。

江湖再见

小生二先:

曲终人未散,镇魂与你誓相见。
站在这盛会的终点,回首皆是情怀。
我本一江湖说书匠,四处云游,心情好了下酒馆说上三天三夜,忧愁来了便去南山痛饮一番。
听闻优山有一盛会,名为镇魂,规模盛大,但凡入会之人皆乐不思蜀。与挚友相约,欣然前往,愿能一观,他日与外人道之。
初见巍澜,惊鸿一瞥,乱人心曲。
忘乎喜忧,我情不自禁地踏入这盛会。
盛会主题本关乎龙阳之事,因规避朝廷便更改为兄弟情深。现在想来,若不是兄弟情,或许不会被众人如此追捧。镇魂为首二人,一沈巍,一赵云澜;一情深万年,一自以为攻。饰演者一居劳斯,一北宇哥哥;一慢热内敛,一活泼好动。特调处他人,万年老猫大庆爷,胆小单纯小锅巴,宗师硬汉楚恕之(楚淑芝),单身高冷祝红姐,汪徵桑赞组cp等等。
众人皆爱之,官方冠名将爱其之人封名为镇魂女孩。官方划船不用桨,女孩求生异常强。
江湖有一别楼,名为微博,主要以好看的图片配上奇妙的文字(俗称表情包)而闻名天下。因其使用人数之广,楼主想了个办法,开始张贴榜单,正如当年琅琊榜张贴的榜单那样。其中一个榜单的排序表示民众的关注热度,最为众人熟知。经常有人花钱买榜单的排位,只求博得大众的视线。
镇魂的话本肯定会有很多人以很多形式与大家言说。而小生今日要跟大家讲的,却是这盛会,还有这镇魂女孩。
这镇魂女孩来自江湖中各门各派,本都是互不相干的主,相安无事的在各自的圈子内热爱自己的事情,很多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在江湖中,流传着她们不同版本的传闻,却很少见到其人。
然,镇魂开场。
最开始,镇魂只是一个很小的圈子。可,少有路过的人不会驻足。这些第一批镇魂女孩们看过戏后,开始向身边人卖安利(推荐)。
“你知道嘛,周三优山上有部戏,主角特别厉害,眼睛会说话呐!”
“他们表现出来的正是赵云澜本澜和沈巍本巍啊!”
“那个帅帅痞痞的超让人心动诶!”
“诶?那个人不是之前演过其他戏嘛?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一个人啊。”
几天后的周三,优山上布满了看戏的人,众人手中攥满了表情包。带曲终,镇魂女孩们疯狂挥洒表情包,偶尔有一两个被北宇哥哥察觉,北宇哥哥兴奋地拿给居劳斯看,居劳斯一脸嫌弃,语气却极度温柔:“你走开。”
这一幕被镇魂官方看到,便写成话本,再传入无数镇魂女孩的耳中。
戏一直在播出,来看戏的人越来越多。微博的榜首无数次被“镇魂”这个名字占领,让镇魂女孩之外的人在意起来。商家们看到了商机,便在优山附近驻扎。这普普通通的一场戏,也由此演变成绵延千里的盛会。
这镇魂女孩也从最初的一小撮人,以燎原之势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群体。
这个优秀的群体收纳了无数传说中才会存在的神级人物,各位神仙下凡,纷纷现身。他们原本都是不相干的人,但因为镇魂,而驻扎在优山山下。有的是画匠,能点出人物的灵魂;有的是诗人,能写出年华的纯真;有的是剪刀手,能拼出有趣的故事,有的是琴师,能奏出悦耳的华章。更有显微镜女孩,从缝隙中抠糖,分给大家。太多太多不知从何说起。总之,你能想到的职业中的顶级,这里都有。
大家都是热爱同样的戏,虽然有不同的爱好却有着共同的话题。镇魂女孩们彼此尊重,彼此交融,有糖大家分,有梦大家做。一呼而百应,每一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,每一个人却也保留了自己的独特性。她们都在为了镇魂而付出自己的力量,以自己的所能发光发热。
她们即使年岁不同,地域不同,也能因为一幅图而一起捧腹大笑,也能因为一句话而潸然泪下抱头痛哭。
其间众人创造了无数只属于镇魂的词汇:芒果毛猴椰子汁,还行可以嗯确实。巍巍屈屈,面面……
众人也经历了多次爬墙,有的甚至趴在墙头就不动弹了。还有的依然在做圆规女孩(一脚在原来的圈子里,另一只脚踏入镇魂当中)。
我们深陷名为镇魂的蜜糖,甜到心慌。
这样的集体,曾经的同窗少年都不一定能做到,但她们,镇魂女孩做到了。
我很荣幸,被冠以镇魂女孩的名字。能与她们相识齐肩,三生有幸。
如果将最初的镇魂女孩比喻为一滴水,那么现在的镇魂女孩便是海啸。这股海啸跟随居劳斯和北宇哥哥,每周三挥挥手就能上微博的榜首,只要居劳斯或者北宇哥哥出现的地方,工作人员都会被海啸拍得焦头烂额,因为海啸的来临经常会带给他们别样的惊吓。
比如微博,经常被海啸冲垮,微博哥哥日干夜干才修好的别楼,经常会因为镇魂女孩的光临而冲垮,镇魂女孩们对此表示又心疼又好笑,并且表示居劳斯和北宇哥哥代言的水溶c和汉堡(当朝最流行的饮料和食物)小哥哥随便吃,加油干,我们错了,下一次还敢。
比如某直播,北宇哥哥被迫上线八次才能跟镇魂女孩们顺畅的沟通。
镇魂女孩其中任意一个人,要做这样的事不可能这样轻而易举,甚至有可能比登天还难,可镇魂女孩不是一个人的名字。
但这样的惊天之势也遭到了其他人的妒忌,镇魂女孩们称他们为黑子。这群人话语间毫无逻辑却努力地带节奏,想要抹黑镇魂女孩们的所爱
可镇魂女孩也不是好惹的。抹黑,他们还差点人数。
不过也因此,镇魂女孩们意识到了别的势力的存在,别的居心叵测的势力。她们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却还是要被其他的势力嫉妒甚至攻击。这也许就是人心险恶的真实写照把。
因为朝廷律法禁断袖戏,镇魂一度带有镣铐走在百尺高的蛛丝上。镇魂女孩们不禁为其揪心,甚至相互告知千万不要再上榜首,否则会被其他人盯上。
镇魂女孩们为了她们所爱,努力地克制自己,不要去微博,不要上榜首,最重要的,不要站真人cp。可一部分镇魂女孩的说法让其他人感到一些解脱。她们并不是想要看居劳斯被被北宇哥哥谈恋爱,她们只是想他俩像相声一样打架(郭德纲和于谦那样。)
而她们所爱的那些人,站在百尺高的蛛丝上,为了回应她们的爱,戴着镣铐翩翩起舞。
下面的人即揪心又热爱,即疯狂又低调,矛盾得不行。
而我,有幸成为他们的一员,看我所热爱的那些人们,在空中起舞。
不知道为何,眼睛一热,撕心裂肺地哭起来,好在声音淹没在周围人的尖叫中。众人也因关注居劳斯和北宇哥哥而没注意到我,让我可以放肆地嚎啕。
我们只是爱上了我们所爱,为什么会如此痛苦。
因为要离别么?
因为不长久么?
因为不会再有了么?
今日,镇魂这部戏就要结束了。真的结束了,或许这场盛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也持续不了多久了吧。之后大家爬回各自的圈子,想个在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地方,继续岁月静好。镇魂女孩们亲手创造出了一个时代,一个侠肝义胆的江湖。或许,此刻叫大家镇魂女侠更为贴切吧。
站在这盛会的终点,回首满脸泪痕。
我们都在这盛会中收获了太多,感谢所有为我们提供过欢笑的镇魂女孩们,我对你们的爱无法用匮乏的话语来描述。大概只有这一颗真心,如果你们愿意,就拿去。
曲终人散,自此一别,江湖再见。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国家队叶修小生二先 转载了此文字